嘟嘟的罐頭

查爾斯大作戰 (一) [源镇][溶镇]

- 沙雕小甜餅,暫時不知道有多少章,有新段子就接著寫
- occ,三角關係,腦洞,勿上升真人,不喜歡請繞道
- 請叫我「月更寫手」
- 謝謝願意閱讀的各位小可愛💛

最近的事情,令我有點卡文了
水德那篇還在努力中,因為實在不想草草結尾。
大家先看點甜的緩緩吧。都辛苦了。

我不知道的事 (續)  [水德]

- 又讓大家久等了對不起 (*¯︶¯*) (雖然可能沒有人在等)

- BE預告,下一章就是結局了

- 前文指路: http://lizaizhendexiaohuang.lofter.com/post/1f12363f_12c731db8

- OCC,純腦洞,不上升真人

謝謝願意花時間閱讀的大家💛

松鼠與橡果🐿  [水德]

看到嘟嘟的耳洞,忍不住碼了個小甜餅

- 有私設,純腦洞,不上升真人

- 沒🚗,有少量肉渣,第一張圖反轉防吞

- 謝謝願意閱讀的各位💛

我不知道的事 (繼)[水德]

- 我回來填坑了,久等了對不起(︶︿︶)

- 前文指路: http://lizaizhendexiaohuang.lofter.com/post/1f12363f_128e9d29

- OCC,純腦洞,不上升真人

- BE預告

謝謝各位願意閱讀的人💛

以下正文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深冬,小吃店薄薄的玻璃窗似乎無法抵擋室外的寒氣。即使暖爐已經開到最強,水院還是忍不住搓著雙手取暖。

男孩見狀又把小手覆上去,看著男孩有點嬌羞地低著頭,二人都默契的沒有說話,但水院感到一絲暖意從掌心傳向心中。

熱騰騰的食物送到眼前,水院有點不好意思的把手抽回,捧起年糕湯咕嚕咕嚕地開吃了。

男孩只是一直托著頭,微笑著、注視著吃得津津有味的水院。

「好吃嗎?」

「這家的炒年糕跟魚糕都是最棒的」

「喝個魚糕湯,身體會立刻變暖和一點」

「如果不夠吃我再去下單」

男孩的聲音非常清澈,像是音樂盒一般叮叮噹噹地,一下又一下敲著水院的心。

水院迴避著男孩持續的目光,與其說是難為情或者覺得負擔,倒不如說是他心底裡隱隱躁動著。

他覺得這個男孩好像是曾經屬於他又丟失了的東西,美麗而珍貴。

好想將這琉璃瓦般閃閃發光的美人一擁入懷。

可是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來說,也太不禮貌了吧。

「你不吃嗎?」

「嗯,我不餓。你多吃點。」

水院看男孩完全沒有碰過眼前的食物。難怪他看著多麽瘦弱啊…。

「你有女朋友嗎?」

「…沒有啊…怎麼了嗎?」

「沒有…就突然好奇你的女朋友是什麼樣子…看你這麼瘦,得有個像大姐一樣的女友照顧你的伙食吧! 」

男孩聽畢,終於將目光轉向窗外,像懷緬著什麼似的說道:「曾經是有人很照顧過我的,可是我把他弄丟了…」

水院注意到男孩說的是「他」而不是「她」,便沒敢再將話題繼續下去。

兩人又回到沉默。

「…真不好意思,出來的時候怱怱忙忙,居然連錢包都忘了帶…」

「沒關係,別放在心上。就請新相識的朋友吃飯當是見面禮啊~」

水院看著男孩無公害的笑顏,不知為何衝口而出說道:「親愛的,謝謝啦!」

話音剛落,水院自己也呆住了。男孩那彷彿驚喜又彷彿受傷的表情映入眼簾,他覺得自己失言了,道歉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,腦海卻忽爾閃過一些片段。

「親愛的謝謝啦!」

「你哦,就會欺負我! 哪有人每一次都不帶錢包的…」

「對不起嘛…要不我明天買你最喜歡喝的冰咖啡去接你下班,好不好?」

「…張水院就你嘴甜…我不知道啦! 你喜歡買就買!」

「不要生氣嘛…親愛的…」

「德兒…」

片段最後的容貌,跟水院眼前這個男孩重疊了。

德兒…是誰?這名字好熟悉…不就是日記本裡常常出現的名字嗎?

為什麼會是「親愛的」?

眼前這個男孩…就是德兒嗎?

而此刻男孩正憂心忡忡的輕按著自己的額頭,似乎很擔心。

「你還好嗎?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了…」

「你的名字…是不是德兒?」

只見男孩身體微微一顫,欲言又止。

「…我叫什麼名字,不是很重要吧?」

水院突然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。

眼前這個叫德兒的男孩,跟自己的過去似乎有著很多的交集。

大概因為某些原因,他想要隱瞞著一些事。

被挑起了好奇心,水院決定放手一搏。

「既然我們現在是朋友了,不邀我到你家裡坐一坐嗎?」

「…啊?」

「我嘛,烹飪還蠻不錯…就當是答謝新朋友,晚餐就由我來為你下廚怎樣?」

「這…不太方便吧?」男孩面有難色,卻使得水院更堅定求真的心。

「那…如果真的不方便就當我沒問過吧! 謝謝你的招待…」說罷,水院轉身就想離開,男孩卻焦急地抓起他的手腕。

「我家很亂, 怕嚇到你…你不要嫌棄就好。」

「嗯, 不會的。你家有什麼食材嗎?」

「沒有啊,我自己一個人住,平日吃的蠻隨便的。」

「走! 那我們先去超級市場!」水院主動拉起抓著自己的小手,往自家車庫方向走去。

心情既興奮又緊張,水院期待著能尋回自己失落了的記憶,那怕只是一丁點也好。

如果那些記憶裡面,真的有眼前這個男孩存在,那就是錦上添花。

「…喂? 媽媽? 是我, 院兒….我現在去朋友家,可能晚一點才回來的,怕你擔心所以先跟你說一下…啊, 是新認識的朋友…嗯對…你別擔心,我認得路的…嗯,別擔心,我去去就回…嗯好…」

男孩安靜的坐在副駕駛座, 看著水院跟電話那頭的母親溫柔地講話,眼睛突然濕潤了,便趕緊把視線轉向窗外,怕被水院發現。

「對不起,我媽就是比較擔心,嘮叨了一翻才肯掛線…很奇怪吧?」

「不會的。你媽媽只是很愛你而已。」

男孩的側顏,在日落餘暉的映照中顯得格外動人。

男孩是真的很統淨很善良、很對口味,同時間又很神秘、藏著很多秘密。

水院不禁莞爾。算是被美色迷惑了嗎? 明明記得本子上確實地寫著李醫生的忠告,「不能跟別人去任何地方!」,但自己卻對一個初相識的人打從心底的信任。

又或許,並非初相識?

到達男孩住的小區,男孩先回家收拾了一下,再回去超市,領著買了大包小包食材的水院回家。

第一印象是男孩的家很簡潔,白色為基調,東西都收拾得很整齊。水院暗暗覺得滿意。

沒有第二個人在住的氣味,只有男孩養的小狗屁顛屁顛地跑到水院跟前,搖著尾巴示好。

「你的小狗很黏人呢。」

男孩沉默了一陣才微笑道「…大概是很喜歡你吧。」

  

「你先坐著休息一下,我這就去準備晚餐。」

「不是說了我要下廚嘛。」

「行了,怎麼說你也是客人,怎麼可以讓你來做飯呢? 」

「是不相信我的廚藝嘛你?」

「不是的…你乖乖坐好,我先去給你調一杯咖啡。」

  

水院並不算是聽話的小孩,男孩剛走進廚房,便光明正大的走進他的房間四處察看。

  

男孩的房間很精緻,有一整面牆的書架,放著很多不同語言的書藉。書桌上幾乎沒有多餘的裝飾,只有孤獨的一台電腦。衣架上一側的衣服是很年輕很有朝氣,另一側卻是成熟的干練的類型。

床上的四個枕頭,也整齊的排好在床沿。

如果說是一間睡房,它也太欠缺了一樣東西: 人的味道。

好像,已經很久沒有人用過了似的。

水院走到書架前,挑了一本有興趣的畫冊抽出來,卻有一張照片從書本裡滑出飄到地上。想彎下身把它撿起來,水院的動作卻定住了。

兩副熟悉的臉孔。

照片的背景像是哪個遊園地,水院的手親密的勾著男孩的肩膀,男孩自然的靠在他頸窩,二人笑得非常甜蜜。

跟照片中的自己對上眼,水院忽然覺得天旋地轉,他半蹲在地上,一隻手扶著頭不讓自己倒下去,眼前卻突然白光一閃…

「呀,張水院! 你就不能陪陪我嗎?」

「我…怕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…」

「來嘛~就一次…難得來遊園地不是嗎?我答應你,等會陪你玩迴旋木馬好不好~寶貝~好嘛~」

「…你等會可不准笑話我的喔…」

「…噗嗤…誰…誰笑話你呢…嘻…不過是…三十多歲還愛迴旋木馬罷了…」

「呀,金在德! 想死嗎? 不玩了啊嘶…」

「呀!我是你哥! 說誰想死呢?張水院你別跑! 你給我好站著!… 」

「看! 沒什麼好怕的呀!」

「…嗯…還蠻無聊的…唔…嘔…」

「呀呀呀張水院,你還好嗎?怎麽這麼遜呀? 來,先喝口水,我幫你拍拍背…」

「有好一點了嗎?」

「…你啵一個就會好一點了。」

「真是的…啵! 好了吧?」

「嗯,好了。」

「誒! 找個人幫我們拍個合照好不好?」

「唔…有什麼好拍的?親愛的,你最近是不是太自戀了?」

「說什麼呢你…我是…」

「嗯? 什麼?」

「…我是想多拍點照片,留給我們老了的時候,有更多回憶可以慢慢回味啊…」

「…傻瓜。老了我們還不是也在大家身邊嘛?我們的日子長著呢。」

「好嘞! 兩位再靠近一點! 對,現在剛剛好! 預備囉! 1,2…」

「水院啊!笑吧!」

「水院…」

「水院?水院」

水院從回憶裡甦醒。

抬眼看著男孩,男孩瞥見他手執的照片,臉色剎白,咖啡杯墜落曬滿一地的黑。

「我好像…沒告訴過你名字喔。」

水院站起來,一步一步往男孩跟前走過去。

「…你究竟是誰?」

「…水院,抱抱我。」

「我好想你。」


待續…。

親愛的,你怎麼不在身邊 (關於我)

話說在前頭:

- 請配合前一篇食用

- 一切都是本人的純腦洞,勿上升真人

- 清水,清水得很。加上本人幼稚園級別的文筆,大概會很沉悶。謝謝閱讀的所有人。


(正文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我看到了。你們今天拿到了音樂節目的第一位。


看著電視上成員們逐一說完了得獎感言,後輩們都紛紛上前祝賀,我的眼光卻一直追隨著你。


要是我在,那該有多幸福。


那天無挑的突擊演唱會結束以後,大伙兒要去烤肉店慶功,我不好推辭所以也跟著去了。兩杯下肚,志源哥和水院都過來跟我談了重組的事情。


其實我不是沒考慮過要跟你們一起再努力,但是當藝人的代價太大了。現在我是一家之主,也總得考慮昇材和洋林的處境。真誠的跟志源哥解釋過後獲得了諒解,我卻沒忍住,偷偷的看向你。


一直感受到你的視線。但當眼神對上的一剎那,你避開了。


那一眼,雖然只是一眼,都懂了。

我們一直都很有默契的,不是嗎?


畢竟沒有立場說話的人是我。

是我首先從你身邊逃離。你一個人努力的時候,我沒能去支持。你辛苦難過的時候,我也沒能去安慰。


是我一直想著忘記以往的一切,只顧著開展新生活。相親之後覺得合適,沒多久就舉行婚禮了。然後到昇材出生,我的事業也開始上了軌道,每天都忙著做一個普通的丈夫、普通的父親的角色。


卻沒發現你一直還留在原地,沒有離開。


多想去抱抱你,親口跟你說一聲「對不起」…可是我又有什麼資格求你原諒?


我只能偷偷的看著,微醉的你搖搖晃晃的跟著忙內回去,離開前稍微猶豫的想回過頭來。

我期待著你會看著我跟我說: 要去喝一杯嗎? 而你卻又好像突然想到什麼,快步的拉著水院走遠了。


最終我們連一句話都沒談上。

連最基本的交集都做不到。


心如刀割大概就是這種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距離我們上一次見面,已經過了兩年多。


兩年過得多麽快啊。

也是,16年的時光都像一眨眼之間就溜走了。可是,這一次也需要等16年才能夠再次見到你嗎…?


當水院邀約我去吃飯的時候,我有想過請他約你一起見面。我幻想著我們像對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樣,自然的跟你勾肩搭背談笑風生,訴說著當年做過的傻事。


但我怕再一次看到你,就不願意再放你走。

而現在的你與我,都沒有辦法承受。


要是當時我能夠更勇敢一點,不讓我們就這樣錯過…結局是否會不一樣?


那時候的年少輕狂,把我們倆的心都燃起了火。

我們朝夕相對,為了練習和各種表演,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。安靜的你完全包容了我的聒噪,在你面前我能像個大孩子一樣跟你撒嬌。你是位可靠的哥哥,又是個嬌羞的少年。


假期的時候,我會在你家打電動到深宵都不願撒手,慣了早睡早起的你強忍著疲憊就著我,更多時候還是敵不過睡意躺在我旁邊打盹。

你的睡臉比遊戲吸引多了。


跟你肩並肩躺著,能聽到你睡著了那微微的呼嚕聲,因為太可愛總是忍不住在你臉頰輕輕的啄一下,淺眠的你如果醒了,會回應著張開相手,讓我抱在懷裡。相互之間逐漸上升的溫度,有時候難免擦槍走火…是我們之秘密的默契。


那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。

它已經凍結成我長埋心底的一個夢。一個我不敢再做的夢。


我們都知道的,你有多討人喜歡,我們有多合拍,而我有多麽渴望跟你一起相依到老。


身不由己的我,卻選擇與夢想背道而馳。


最終,我得到了平凡安穩,卻失去了摯愛的你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這次,你們第一次舉行了四個人的演唱會。


一直留意著新聞報導的我,還是按捺不住給水院撥了通電話。他簡單的跟我解釋狀況以後著我不要太擔心,說志源哥和宰鎮哥都有好好的帶領著大家。


聽到你的名字,心裡又咯噔了一下。

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跟水院小心的提出:「可以到現場去看你們嗎?」

「你想去的話我們當然歡迎啊,就是怕你會不方便…」

「我會在開場之後才進去,口罩帽子包緊一點應該沒有問題的。」

「那…要我先跟志源哥他們說嗎?」

「別、別說…我就來看看你們就可以了…只是想到場支持一下,不想太阻礙你們工作…」

「…志溶,大家都很久沒看到你了,哥他們也特別想你,你…」

「水院呀…這一次就拜託你了,好嗎?」

水院是個明白人,也就沒有再勸說,只著我那天到場後給他發個訊息。


把棒球帽沿拉到最低,口罩把半張臉都蓋好了,聽到前導音樂響起,才慌亂地跟在粉絲的隊伍後慢慢的進場。

「水院,我進場了。謝謝你安排這麽好的位置。



「完場後要來後台跟大家見見面嗎?」

「不了…改天我再跟你去喝一杯」

「…小子,我真不懂你。好好享受吧,你能來看我們還是很感謝」


我不想承認,其實我最牽掛最想看到的,只有你。


在那正面向著舞台的位置,聽著觀眾的歡呼聲,想像著你正在後台待機,那分明很緊張又不想聲張的模樣。我不禁閉起雙眼,在心裡默念著: 來,深呼吸。你會做得很好的。


音樂響起,全場爆出喝彩聲,你終於出現在舞台上。

耀眼,充滿力量,自信,每次演出都全力以赴的你。我的目光無法從你身上移開。


到了安歌的部份,粉絲們為你們準備了慶祝21周年的蛋糕。拍了照,你跟隊友手拉手要跟觀眾們致謝。


本來我應該在你身旁。我們六個人應該並著肩,一起跟歌迷躹躬道謝,我們會互相在大家耳邊說句「辛苦了」,然後一起享受這一刻的幸福。


親愛的,我怎麼不在你身邊?


怕再待下去會控制不住情緒,我站起來準備離開,回頭看到成勳的雙眼已經擒滿淚水。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不捨地想再看一眼舞台上的你,發現你正向著我的方向,彷彿在跟我對視。


你看得到我嗎?怎麼可能看到我呢?


你看得到,或是看不到,一樣教我痛入心靡。


我真的,好想你。

宰鎮啊。


親愛的,你怎麼不在身邊 (關於你)

話說在前頭:

- 溶鎮一直是我的白月光,演唱會過後感觸大了,想把感受紀錄下來

- 一切都是本人的純腦洞,勿上升真人

- - 本篇是鎮的視角,再來會有溶的視角

- 清水,清水得很。加上本人幼稚園級別的文筆,大概會很沉悶。謝謝閱讀的所有人。

(正文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你知道嗎?我們今天拿到了音樂節目的第一位。

當我們逐一說完了得獎感言,後輩們都紛紛上前祝賀,我想到的卻是你。

要是你在,那該有多好。

那天無挑的突擊演唱會結束以後,大伙兒去了烤肉店慶功,你不好推辭也跟著去了。我知道志源哥和水院都有跟你談過重組的事情。我看著你面有難色的低下頭,跟志源哥小聲說了幾句。志源哥嘆了嘆口氣,拍拍你的肩膀,你的眼神卻不著跡的向我這邊移過來。

那一眼,雖然只是一眼,都懂了。

我們一直都很有默契的,不是嗎?

後來志源哥跟我解釋,說你已經是有家室的人,必須要把妻兒放在第一位,而且你也有了自己的事業等等等…我卻只想逃離這話題。

「可以了。哥,我都懂。」

志源哥擔憂的眼神更加刺痛了我:「宰鎮呀,哥知道你難受,但你也得體諒他…都這麽多年了,他也有他的生活…」

「哥,我真的懂。他的生活早就不需要我們了。」

「…他說他會用其他方式繼續為我們應援的。而且我們不都在S市嗎?想見面的話還是可以約的啊!」

「…嗯,是的啊。還是可以見面的。」

在那之後不久,果然很常就能在電視上看到你。

跟你的孩子和夫人一起。

每星期都準點的守在電視前面,看著那些溫馨的場面,為著你現在的幸福感到安慰。

然而,卻總是想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距離我們上一次見面,已經過了兩年多。

兩年過得多麽快啊。

也是,十六年的時光都像一眨眼之間就溜走了。可是,這一次也需要等十六年才能夠再次見到你嗎…?

不是沒有想過要去找你,簡單的跟你去喝個酒,吃一頓晚餐,聊聊大家的近況,像你跟水院一樣。像對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樣。

但我沒有自信在你面前雲淡風輕地談天說地。

我怕從你口中聽到你訴說著孩子有多頑皮又有多可愛,怕聽到你訴說著如何跟夫人相遇相愛再步入禮堂,怕知道你現在的生活有多幸福美滿,意識到自己根本無從加入你的人生。

我們之間這16年的空白,你找到了為你填補空虛的人,而我卻選擇了與寂寞為伴。

偶爾我會在夢中跟你回到青澀的時光,我們喜歡挽著手到處闖,你說喜歡我安安靜靜的聽你說話,我說謝謝你包容我的古怪。

你有時候會來我家玩遊戲,到深夜累得不行,一起躺地上直接就睡了。你會放胳膊給我當枕頭,會貼著我的頸窩說晚安,會輕輕的在我額角留下一個淺淺的吻。

重演著那些幸福的片段,慢慢睜開眼睛,發現枕頭已經被淚水沾濕。

手無意識地向旁邊摸索著,只有冷冰冰的床單。

時刻提醒著我,你的空位一直都還在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這晚,我們第一次舉行了四個人的演唱會。

整整一個月不停的瘋狂排練,惡補唱功,累到精神都脫離肉體。在空盪盪的練習室獨自一人跟編舞戰鬥的時候,又很不爭氣的想到了你。

以前你總是精神奕奕的跟我們打打鬧鬧,辛苦的日程卻因為有了你的正能量,變得很有趣很容易撐過。

練習的間隙你看到我累的躺平的時候,總是會跑過來把我扶起,溫柔的幫我揉捏肩膀,幫我捶捶腰背,然後像隻撒嬌的小貓似的蹭著我的手臂說: 「宰鎮哥~我們等會去喝一杯怎麼樣?」

20年後,我總是被粉絲說我像隻貓。

那是我活成了你的樣子。

每次喝完你都醉得不省人事,然後我又得把你扛回家,然後你又總是拉著我不讓我走,然後我們…。

在解散的一刻,一切戛然而止。

踏上舞台之前,從沒有試過太緊張的我,也禁不住手心冒汗。

要是你在,我想你會握著我的手,對我說: 來,深呼吸。你會做得很好的。

The show must go on. 我們還是全力以赴的,盡最大努力的做好了自己的本分。猶幸粉絲們都享受也都滿意,甚至還為我們準備了慶祝21周年的蛋糕。

這個時刻,本來應該屬於六個人的。

本來你應該站在我旁邊,本來我們應該手拉著手,一起跟歌迷們躹躬道謝,我們會互相在大家耳邊說句「辛苦了」,然後一起享受這一刻的幸福。

親愛的,你怎麼不在我身邊?

看向觀眾席的一端,我能看到勳尼因淚光閃閃爍爍的眼睛,我也彷彿看到不遠處一個纖瘦高的身影,跟我對視。

那是你嗎?但那又怎麼可能是你?

那是你,那不是你,一樣教我痛入心靡。

我真的,好想你。

志溶啊。

[特別舞台][水德]

本來是想寫小甜文的
寫著寫著竟然開了輛幼稚園車...
我是真的不會開車啊...

*只是腦洞,勿上升真人喔

我不知道的事 (始)[水德]

-這次應該不會寫的太長了
-BE預告
-不上升真人喔謝謝( ´∀`)

VOICE (完結)[源鎮、鎮德]

- OCC、多角戀、三觀不正,不能接受的請煩繞道喔
- 純腦洞,切勿上升真人

最終章了...謝謝大家收看( ´∀`)
仍然是非常稚嫩的用字,感謝大家包容
會繼續努力(*´꒳`*)
短期內應該不會再寫源鎮了...
下一篇連載會是水德(〃ω〃)

VOICE (六)[源鎮、鎮德]

出國前一更( ´∀`)
如無意外下一章便是最終章了...

- OCC、多角戀、三觀不正,不能接受的請煩繞道喔
- 純腦洞,切勿上升真人